欢迎您来到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版权声明
站内搜索
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资讯动态昭君文化大事记学会书刊

文学诗歌散文小说脚本

回顾昭君文化人物昭君文化撷英中外名人评论昭君

艺术影视美术书法戏曲摄影园地

北方民族 匈奴 鲜卑 突厥 契丹 蒙古 女真

风物旅游昭君故里遗迹传说特产风物文创产品

导航
古代妇女服饰 古代妇女用品 女性礼仪文化 女性文学 和亲人物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领导成员 组织机构 联系方式 投稿箱 在线留言 青冢今昔 兴山今昔 鄂蒙互动
昭君文化研究原创园地

曹操为何非要接蔡文姬回来?

日期:2020-09-04 来源: 中国国家历史 浏览次数:117次 字体大小 关闭

蔡文姬,不过是这盘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对曹操来说是忙碌的一年。这年年初,曹操起兵北征乌桓,至8月间终于统一北方,途中还留下了“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名篇;自己最属意的小儿子曹冲病逝,曹操“亲为请命,及亡,哀甚”(《三国志·邓哀王曹冲传》);孔子的后代孔融和神医华佗先后得罪曹操,被曹操下令处死。


这一年,曹操可谓是悲喜交加,身心俱疲。


曹操画像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份里,曹操却忙里偷闲,专门派人携带金璧去匈奴赎回了一个人,那就是东汉年间赫赫有名的才女——蔡文姬。


对于文姬归汉的原因,历朝历代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出于民族主义的驱使,有人说是为了繁荣大汉的文化事业,《后汉书》中说“曹操素与邕(蔡文姬之父)交好”,因此接他的女儿回家。这些说法或许有一定道理,但综合来看,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要解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我们将目光退回到两千年前,从史实出发,去探讨历史上真实的曹操与蔡文姬。


蔡文姬其人


蔡文姬原名蔡琰,字昭姬,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四大才女”之一,晋朝时为避司马昭的讳而改名文姬。尽管她的作品仅有《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流传至今,但其文学价值早已被世人公认。此外,蔡文姬还擅长音律,九岁时便能根据琴弦断裂的声音判断是哪一根弦,《三字经》中便有“蔡文姬,能辨琴”的说法。


然而,正所谓“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出生名门、一身才华的蔡文姬却命途多舛。关于她的身世,《后汉书·列女传》中有一段简短的记载:


(蔡文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兴平中,天下丧乱,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


清代画家李坚创作的《文姬思汉》


这段记载透露了几个重要信息:第一,蔡文姬一生三嫁,初嫁未久便因丈夫去世而归家;第二,战乱中被匈奴掳走,在匈生活12年,还生了两个孩子。第三,曹操用“金璧”将之赎回,也就是“文姬归汉”。


这三点中,尤其第三点最耐人寻味。要知道,在古代战争期间,俘虏百姓是家常便饭,这样的俘虏一般地位低下,《左传》中便有“男为奴役,女为人妾”的记载。然而,被掳走的蔡文姬似乎价值连城,以至于曹操“以金璧赎之”——黄金和玉璧是彼时最贵重的物品,玉璧更是权力的象征。加之在匈奴生活多年、育有二子,文姬是否愿意归汉,其实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在传世的《悲愤诗》中,蔡文姬这样描述自己离开匈奴时的场景:


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

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

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

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

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


《胡笳十八拍》中亦有相似的描写:

汉使迎我兮四牡騑騑,

悲号失声兮谁得知,

与我生死兮逢此时。

愁为子兮日无光辉,

焉得羽翼兮将汝归。

一步一远兮足难移,

魂销影兮恩爱遗。

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

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


这样一来,“文姬归汉”的故事便显得有些诡异了:一方是刚刚统一北方、废除三公、总览朝廷大权的曹操,此刻却低下身份,动用钱财金璧赎回一个俘虏;一方是在匈十二年、育有二子的母亲,此时不得不忍受骨肉分离的命运。这似乎是件两不讨好的事。在这样一个大业未成,甚至前途未卜的时刻,曹操为何要花费如此心思、财力接回蔡文姬呢?


报恩?撰书?史书中的疑点


报恩说


对于曹操接蔡文姬归汉的原因,《后汉书》中给出的解释是曹操与蔡文姬父亲蔡邕交好:“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


东汉文学家蔡邕


这里的“祀”指的是董祀——曹操接回蔡文姬后,把她重嫁给了一个叫董祀的人。那么这个董祀是何许人呢?据《后汉书》记载,他是曹操手下的一名屯田都尉。《三国志·魏志·梁习传》中有载:“习表置屯田都尉二人,领客六百夫,于道次耕种菽粟,以给人牛之费。”由此可见,“屯田都尉”不过是个领着六百人种地的小官,充其量相当于今天的村长。


这样一来,“报恩”说就显得十分站不住脚。试想,如果曹操真的感念朋友之恩,千方百计将他的女儿接回来,难道会转身把他嫁给一个小小村长?尽管蔡文姬曾被匈奴掳走,但毕竟也是名门之后,从古代伦理来看,哪怕让她为前夫卫仲道守寡,名声也比这样的三嫁要好听得多。


而且,蔡文姬虽然作为“董祀妻”被列入《列女传》,但传中并无关于两人夫妻感情的描写。除蔡文姬外,《列女传》中其他11人都有“共挽鹿车”“慈亲垂爱”等描写,由此可以推断,蔡文姬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至于婚后的家境,《列女传》中也写明蔡文姬在三九天“蓬首徒行”——假若曹操对其有一丝庇护,恐怕都不会落魄如此。


由此可见,“报恩”一说很难说是文姬归汉的决定因素。


撰书说


“撰书说”同样出自《后汉书·列女传》。蔡文姬嫁给董祀后不久,董祀因事获罪,蔡文姬衣衫不整地跑到曹操面前求情,曹操赦免了董祀的罪,趁机问文姬:“闻夫人家先多坟籍,犹能忆识之不?”文姬曰:“昔亡父赐书四千许卷,流离涂炭,罔有存者,今所诵忆,裁四百余篇耳。”操曰:“今当使十吏就夫人写之。”文姬曰:“妾闻男女之别,礼不亲授。乞给纸笔,真草唯命。”于是缮书送之,文无遗误。


所谓“夫人家先多坟籍”,是指蔡文姬的父亲蔡邕曾收藏、编撰了很多部书籍,后来因战乱失传,所以曹操要接蔡文姬回来整理、复写这些书籍,为大汉的文化事业做贡献。考虑到曹操本身也有不错的文学修养,建安年间更是出现了“建安七子”的文化繁荣景象,撰书保护文化似乎也说得过去。


然而,从现有史料来看,蔡文姬的作品只有《悲愤诗》和《胡笳十八拍》传世,另有一卷已经失传的《蔡文姬集》,并不见有这“四百篇书”。后世不少人说曹操要蔡文姬编修的是蔡邕曾参与编写的史书《东观汉记》,但事实上,《东观汉记》是东汉的官方史书,照例由史官编写,采用的素材也都是官方记叙,不会因为蔡邕去世而停滞不前,也不必专门把他的女儿找来接手这一工作。


而且,若曹操接蔡文姬归汉真是出于传承文化的目的,那就应该在第一时间把工作安排下去,不用等到蔡文姬跑来为丈夫求情时才提起这件事。如果董祀不犯罪,曹操见不到蔡文姬,这项工作岂不是要长期拖下去?


大汉族主义


对于“文姬归汉”,除了史书中这些说法外,今天更常见的解释是曹操出于民族主义思想,认为汉人的才女不能流落到匈奴,才派人接回了蔡文姬。从宋朝开始,各类传奇、戏本、小说中多采用这一说法,程砚秋的京剧《文姬归汉》、郭沫若的话剧《蔡文姬》亦是以此作为核心。


程砚秋《文姬归汉》


然而,从历史的语境来看,这一说法同样站不住脚。


实际上,汉唐两代,中国并没有成型的“民族主义”,汉朝时“汉人”的含义也不同于今日。《汉书·武帝本纪》记载:“凡汉皇统御之下,皆以汉为傲。”可见彼时“汉”指的是大汉统治的国土,“汉人”便是全体大汉国民,而不是具体的民族概念。到了唐朝,契丹、高句丽等民族与其他国民一样称为“唐人”,而“满蒙汉藏回五族共和”的概念更是清朝以后才出现。


以“汉人”视角解释“文姬归汉”其实是宋代的产物。尤其是经历了靖康之耻以后,南宋偏安杭州,由此激发了宋人强烈的民族情绪,“文姬归汉”的叙事在这一时期达到高峰,以民族主义为核心创作的绘画不计其数,画家张瑀的《文姬归汉图》便是其中的代表。


《文姬归汉图》(局部)


宋代以后,以民族主义解释“文姬归汉”渐渐占了主流,但身处东汉的曹操并无相应的民族概念,董卓的不少部下就是胡人和羌人。战乱中,匈奴掳走的汉人百姓不止蔡文姬一个,如果曹操真的是出于民族主义思想接文姬归汉,那就应该趁建安十年大破南匈奴之时把所有汉人一并接回来,而不是单单只接蔡文姬一人。


文姬归汉的真正原因:曹操的私心与抱负


《三国演义》的流行使得“曹操爱人妻”的观念深入人心,因此也有不少野史小说认为曹操贪图文姬美色,所以千方百计接她归汉。如果将这一点看做文姬归汉的主要原因,自然是不具说服力的,但这一说法并不是完全捕风捉影。


问题还是出在《列女传》。何为“列女”?《列女传》的开篇有这样一番自述:


《诗》《书》之言女德尚矣。若夫贤妃助国君之政,哲妇隆家人之道,高士弘清淳之风,贞女亮明白之节,则其徽美未殊也,而世典咸漏焉。故自中兴以后,综其成事,述为《列女篇》。


换言之,古代史书的“列女传”实为“烈女传”,只有遵从封建礼教的女子才能入传,《列女传》中记载相关人物的事迹也基本只限于这些内容。然而,被列入“列女传”的蔡文姬有许多疑点:


第一,《后汉书》中共有12位“烈女”,蔡文姬名气最大,却敬陪末座,排在其他11人后面;第二,别的“烈女”由生到死记得清清楚楚,蔡文姬则相当模糊,不仅生卒年不详,而且记述只记到蔡文姬跑到曹操府上为董祀求情,然后戛然而止;第三,别的“烈女”都详细记载了作为妻子的女性怎样相夫教子、孝顺长辈,而蔡文姬的三任丈夫被草草带过,曹操的名字却出现多次。


求情之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此后蔡文姬便从史书中消失无踪?这些问题是历史上的几大疑案。从史书的习惯来看,隐去不写,很可能是因忌惮而不能写。这样一来,说曹操与蔡文姬有不正当关系,恐怕也不是捕风捉影。


当然,对于一代奸雄曹操来说,美色还是其次。曹操之所以要文姬归汉,最主要的还是看重了其背后的政治意义。


建安十二年,曹操虽已统一北方、官至丞相,对内对外做了许多大事,但落下的名声却不甚好听。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在讲究忠孝的古代饱受诟病;此外,由于曹操疑心甚重,轻易斩杀下属,甚至连华佗这样一介医生都不放过,更是令朝野间敢怒不敢言。


而与之相对的便是蔡邕、蔡文姬父女。在奸邪辈出的汉末乱世,蔡邕清名在外,为人忠正,文学、书法、琴画造诣颇深,在朝野间广受尊敬,乃至死时“搢绅诸儒莫不流涕”,绍兴的柯亭便是百姓为纪念蔡邕而建。蔡文姬又是赫赫有名的才女,父女两人可以说是声名远扬。


柯亭


因此,曹操接文姬归汉,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经此一事,曹操不仅可以借此笼络蔡邕的门生故吏,更可以改善自己在下属和民间百姓心中的形象。


再者,曹操已经统一了北方,接下来便要考虑南下,背后的匈奴成为曹操的后顾之忧。从汉朝建立开始,大汉与匈奴的战争便从未停息,兴平、建安年间,匈奴多次袭扰北方,曹操也曾在建安十年率兵征讨南匈奴。如今曹操借文姬归汉一事向匈奴献上金子和玉璧,等于是与匈奴交好,变相招安,稳定了后方,从而为向南进军扫除障碍。


曹操接下来的动作也佐证了这一点:建安十三年开春,曹操下令训练水兵,为进军吴楚之地做准备。半年后,曹操出兵南征。


由此来看,接回蔡文姬,从而收买人心、安定后方,其实正是曹操构想的称霸宏图中的一步棋,而蔡文姬,不过是这盘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从此后历史的发展来看,这步棋走得还算不错,此后十几年间匈奴安分守己,朝中也无人挑战曹操的地位。只可惜曹操走错了下一步棋,终究没能实现统一南方的愿望——建安十三年,等待他的是一败涂地的赤壁之战。


参考资料:

《曹操年谱》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后汉书·列女传》

《“文姬归汉”佳话质疑》黄波

《“文姬归汉”曹操有何用心》郑群



编 者 按:原文载于《中国国家历史》,如引用请据原文。

文稿审核:包苏那嘎

排版编辑:武  彬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17704884686 / 18686081081

网  址:www.zhaojunwenhua.net

地  址:呼和浩特市亿峰岛物业楼三楼

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  中国民族学学会昭君文化研究分会

版权所有: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 蒙ICP备18002493号-1 |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472号 | 网站地图 |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