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版权声明
站内搜索
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资讯动态昭君文化大事记学会书刊

文学诗歌散文小说脚本

回顾昭君文化人物昭君文化撷英中外名人评论昭君

艺术影视美术书法戏曲摄影园地

北方民族 匈奴 鲜卑 突厥 契丹 蒙古 女真

风物旅游昭君故里遗迹传说特产风物文创产品

导航
古代妇女服饰 古代妇女用品 女性礼仪文化 女性文学 和亲人物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领导成员 组织机构 联系方式 投稿箱 在线留言 青冢今昔 兴山今昔 鄂蒙互动
诗歌

昭君,和她的十二辆银马车

日期:2019-07-04 浏览次数:2422次 字体大小 关闭


温  古
殇歌:时间休止符
风凝止了,水回到源头
万物克制住了火的冲动
世界敞开一个硕大的马棚
奔跑的日子回到了黑暗中
十二生肖所御的十二个时辰
是十二匹马儿负载着十二双车轮
那是十二首挽歌铺展的悲伤之河
那是十二辆银马车飞驰的天堂路程
公主呀!黑夜茫茫无际
启程吧!万里星空照着你现在启程!
子鼠:第一辆银马车
         起风了,我感觉她就在附近。
               ———伊里沙白·詹宁斯
在时间的临界点
在白茫茫的冰雪里
当太阳的车轮晶莹、锃亮,停在地平线上
当我拧开笔帽,铺展开一叠稿纸
当北风从瓦蓝的远空推来滚滚寒气
启程吧!公主
那里有我为你远行准备的第一辆银马车
它会载着你碾过白山黑水
一路向西,驰过万劫不复的冥界
到达光辉的天堂门前
那匹白驹,跺着双蹄
你看它摇响了风铃,并打着响鼻
它踩在雪上的轧轧声,应和着我的笔尖
它要踏碎十二月的冰坂和积雪
小心躲过突兀的词一样横在当路的巨石
我的灵思已飞扬起闪电的马鞭
启程吧!公主
我在稿纸上送你,乘着银马车远行
天路遥遥,风雪漫漫
银色的征途上,银色的尘埃飞卷
冻裂的石头,燃尽的星宿
从白纸尽头卷来逼人的寒流
那灵思之马已到达阴山脚下
零下三十度的气温,倾斜七十度的悬崖
前路在考验我的笔力,啊!公主
我以我纯真的情感助你
越过这陡峭的山岳
丑牛:第二辆银马车
         而世界,已松开他自己。
            ———乔丽·格雷厄姆
那是山顶,那是南天门的豁口
浩瀚的星海里漂浮着闪光的石头
她的心向火光熊熊的夜空打开
她的乘骑的车辕紧靠着北斗
所有的树都在屏息聆听
所有的草叶风声,都汇入万古的宁谧
当音乐开始之前,我知道
公主,你需要选择另一条路
以另一种方式开始
你的车轮必须是星宿的荧光编织
你的车辕必须被神圣的赞美歌擦亮
啊!你的车篷里装满艺术的百合花和爱的红玫瑰
你的辙迹,那银亮的尘土
都是白雪的粉尘,玉的粉尘
为此,我为你准备了第二辆银马车
请你在北斗旁换乘,让司夜之天使
为你指路,穿过黑森森的林莽
抵达你紫罗兰色迷雾渐渐稀释的童年
但在这南天门的山巅
飘忽流转的风,吹动着夜之大旗
猎猎作响,你的眸子为何盈满泪光
六七十个春秋啊,你忍不住又一次回望
人世的辛苦,家庭的眷恋
肉体的疲累,双手缠绕的家务
亲情,啊———岁月的沧桑
像打开的一条路,尘埃在滚滚飞扬……
公主,走吧!你回头的路已封死
肉体之门、人世之门已经被你自己轻轻地合上
白色的马儿甩着尾巴
不安地跺着前蹄,走吧!公主
第二辆银马车已套好了星光的绳缰
歌声已响起,星星的篝火正旺
车轮下的冰在碎裂,走吧
聆听天使的召唤,像一只船驶向大海
北极的风正在吹拂你扬帆远航
寅虎:第三辆银马车
         死亡毁了这么多人。
                   ———《神曲》
黑夜敞开,地球在变凉
而我在孤独地徜徉
像一场浩大的战争,大军溃逃了
我是最后一个英勇的士兵
坚守在冒烟的战场
公主,你的灵车拂起紫色的波浪
那渐远渐低的哭声
炊烟一样,软软地飘荡
花圈、孝子、乐队、送葬的队伍
在尘世作最后的告别,最后的张扬
预示着你将永远地销声匿迹
哭声汇成一条声音的河
将你送到遥远的地方
啊!那里夜色沉沉
永远隔绝了太阳的光芒
公主走了,她已过了冥河
腥湿的泥土味,已扑上她的脸庞
冥河的水,已浸湿了她的喉咙
她以永远的沉默对抗遗忘
公主,你走进永久的黑夜
月亮停在山角,积雪的森林里
我为你准备的第三辆银马车就在路旁
银色的辐条在轧轧地响
她会载着你在银色的世界滑行
你的辙迹闪烁着玻璃的明光
“死亡毁了这么多人”
你也是被死亡挑选了的对象
那边的世界,鬼海茫茫,黑暗茫茫
像一盏神灯漂游在水上
让这辆银马车将漆黑的前程照亮
如果灵魂化作一棵树
漆黑的森林里,你是哪一棵白桦?
啊!起风了,我听到你变成树叶的话语
在沙沙地喧响
冰雪碎了,在车轮碾过的地方
我的心,一滩碎瓷
低低的枯草,挂着冰霜
卯兔:第四辆银马车
         她的灵魂涉过低低的艾诺河
                      ———伊兹拉·庞德
宇宙是间偌大的屋子
塞满了云朵和欢乐的人群
尘埃中的笑脸,仿佛花朵将你簇拥
然而,灵车运走了一切
你的缺席,意味着岁月的虚空
如今只有雪将静静的时间填充
你的一切声音,都汇入自然的宁谧
仿佛一株草,或一片树叶
或一阵轻风获准了你的允许
代表你述说那无法翻译的言语
那么,就让我的耳朵贴近那些树叶和草根
像从小溪里啜饮甘泉
汲取那黑暗中你的全部秘密
但是,远了,你的声音
在岁月的深处,你的乘辇
涉过那紫色的波浪,仿佛远嫁的公主
红尘无法触及你的鞋子
我知道,你要经过多少关口
那是些怎样艰险的道路
黑暗里有多少魑魅
在月光下,苍苍的卵石
怎样的轮子适合那异域的险途?
于是我,为你预备了第四辆换乘的银马车
停放在你前路的驿站里
多高的轮子,才能趟过
那无底的忘川之水?
第七天了,七天里天使们轮番休息
那匹银色的马儿,叩打着冰雪
“涉过浅浅的阿诺河”
一路上,星宿暗淡的火苗
像畜群过后的热粪堆
那些黑暗的幽灵,云朵一样裹挟着掠过
像冥界的牛群,啊!多远
才是你安顿忧伤的地方,让你
疲累的灵魂得以栖息?
辰龙:第五辆银马车
         啊!你孑然一身,像那颗步向深谷的心。
                                            ———里尔克
钟声滴答,像渗漏的水滴
我找不到它最古的源头
也测不出它深远的归宿
像一只尖利的喙,将世界的硬壳啄破了
使我们看到了杳深的黑暗和空洞的玄秘
啊!镜子是事物逃遁的洞口
日光下,曾是一泓满盈的水
梳妆台前,上帝呈现过天使的美丽
如今,玻璃在承担着事实的骗局
你用过的琵琶,是否留有余温
灶里的火,花盆里的玫瑰
正在变色,真实的存在已经挪开
生活蒙上了尘土,和曾经的渴望
都变作冷却后的灰
有你的地方,你已经向遥远的地方悄悄撤离
北去的雁声,也追不上你的步履
公主,你使以后的日子都储满了泪水
所有的亲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
但你已经转身走了,过去的时光
像一卷烟云,“啊!你孑然一身
像那颗步向深谷的心”
渐渐地弱化,向着虚无靠近
茫茫岁月,像静静的夜雨
从黑暗中来,落向黑暗的中心
你以前的日子,是手中的硬币
寥寥可数,并且数目已经确定
是怎样的痛苦,使你毅然而去
决然地背离亲情
黄泉路上,让白头的父母
如何在南国的梦中为黑发的女儿送行?
走吧!公主,三千里冰河
为你铺展一条银色的路途
我为你备好了第五辆银马车
已等候在你就要经过的黑暗峡谷
我用诗歌的银丝为你编织辐条
她熠熠闪亮的光束为你前路照明
北斗已升到中天
公主,不要让泪水蒙住了你的眼睛
巳蛇:第六辆银马车
         是黑夜合上她的眼睛吗?灰烬尤在。
                                    ———塞非里斯
哭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我只能追踪一条呜咽的河流
山岳和树都低下了头
我知道牛羊的眼里,也有泪花
这些牲畜,能咽下粗糙的草根
但咽不下这悲伤的泪水
冰层下的溪流试图要述说的
你胸腔里的血能听懂吗?
那些苍苍的石头,面目相向
都是滞留在忘川上的先祖吗?
我看到野羚羊低下卑微的头
将一声叹息传递给一株枯萎的草
前方还有莽莽苍苍的大山
西天的路,总是充满了凶险
雪深齐膝的地方
我仿佛听到老鹰的悲泣
北风舞着她的双刃刀
正在削薄岩峰上的雪,月轮阻于坎坷
在雪暴中,一再滑坡
公主,我为你准备了第六辆银马车
她正伺候在你最艰难的时刻
天空发着瓦蓝的光
而你的天空,比铁还黑
十二月的路,是最陡峭的路途啊
像在刀锋上行进
白色的风吹旺了一朵朵白色的火
你已告别了俗世的辛劳
也告别了二十四个节气的忙碌
庄稼的耕耘成为永久的回忆
农具也在尘土里委弃
大雁春去秋归,冰雪融化草地转绿
野菊花盛开在你的墓地
你的子女为你点燃纸钱
但他们不知,你不在这里
这里只是你抛下的尘土,像蝉脱去了壳
你的魂影已无处寻觅
午马:第七辆银马车
         她把时间像稻草一样紧攥在手中。
                          ———菲力普·雅格泰
我们的痛苦渴望在黑暗中能坚持多久?
当这一疑问提出,一朵花已到了她的凋谢时刻
守望成为绝望,一株树已在经受秋风的摇落
啊!黑暗深夜的一盏灯
已经熬尽了思念的灯油,被黑暗淹息
然后是浩大的风,将房屋的门窗、街衢
以及无边的树林搅动
在搅动中,我看到黑色的云团
这灵魂的队伍在联袂远行
这是万物行进的步履
像一柱烟,悠悠地归入浩瀚的天空
我知道,一切命定的事物都无法阻止
我无法阻止一朵花萎落尘土
无法阻止,一支美妙的乐曲
靠近她最后的休止符
于是,我更渴望一场涤荡天地的雪
掩埋掉一切,包括荣耀、地位和浮尘
造物已将你做的一切抹去
但你并不是,以更美好的形式来选择重新开始
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允许一支笔
啊!允许我以文字来追述她短促的一生
以香溪水的幽咽,来断断续续地伸延她前生的
   故事
那就让我回到一条河的源头
回到秭归山下,石家族的院落
回到平静而孤独的公元前零三二年
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一个小女孩的诞辰
这是一个贞洁的女儿的一部心灵的秘史
仿佛比诞生一部《蒙古源流》还要艰难
当我展开她羊角辫的童年
像在展示泱泱汉水曲折的波澜
农历里的日子,种满鸡鸣的农业
长长的炊烟呵护着羊圈和猪栏
玉米田里出现你的笑脸,斗草的门庭下
父辈们在打鼾,他们淋雨的梦中
时常有政治的雷声和痉挛的闪电
太阳在山冈上奔走,骤来的冰雹
砸断了她的黄金车辕
公主,如果你的回忆在泥淖上辗转
请踏上这第七辆银马车
乘上它,你就能回到那单纯而快乐的童年
你看!月亮的银色车轮,已越过了
故乡紫色的山峦
啊!那是你童年岁月高高的门槛
未羊:第八辆银马车
      超越欲求,摆脱悔恨,她也许最终会到达这种境界。
                                  ———德里克·沃尔科特
因为你,我已无法回避那个众人忌讳的词
你对它的诠释,延伸了我对它的理解
那是一个黑暗的洞口,她将生命指向无尽头的
   黑暗
而黑暗的背面,并不是光明
却是词语无法抵达的虚无的疆域
在连续的大雪将背景铺展成白色的冬天
我将你的死,宣读为一个家族的痛苦
茫茫的雪下吧!无日无夜地下吧
也许能填满我们心灵的伤口
填满大地那张黑暗杳深的漏斗
北风的呼啸代替了狼嚎
在这十二月深夜的灯下,我的笔再一次停住脚步
屏息凝神,谛听暴风雪的临近
树林的乐曲已压到最低音
马蹄冲进花园,混乱中
踩断了柔弦,一个世界在肃穆中
供奉着一颗硕大的泪珠
悲剧已经发生了,不幸让小草低下头
让每颗心斟满了愧疚的泪水
上帝啊!她没有罪
芸芸众生中,她将贞洁和善良的奖章佩戴
她已负有崇高精神的使命
成为引导但丁穿过炼狱的卑德利采
但死亡选择了她,她甚至没有任何准备
这时,我宁愿她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
“还有几件衣服没有缝补,窗前的花还未浇水
还想为丈夫做一顿可口的农家饭
为孙子做套小衣裳,
啊———她还有多少未来的安排?”
三十二岁,新时代的妇女
正在开始第二个青春期
瓜棚里、豆架下、玉米田间
消失了你爽朗的笑声和忙碌的身影
在这最寂寥的冬天
你没有等到从草原上吹来的款款南风
啊———没有等到又一年春天的细雨
命运的道路就中途转折
一场冰雹,就将你芳华正灿的生命断送
黑夜张大她浩大的黑斗篷
你西去的路通向无尽的沙漠
通向那荒凉的耶路撒冷———
请等等,公主,我为你准备了
第八辆银马车,它让你颠簸的路途稍稍安稳
申猴:第九辆银马车
         那就是你的消亡,你的双唇啜饮了
         岩泉蓝蓝的冰凉
                                 ———盖·特拉克尔
当送葬的人掩上最后的一锹土时
你得到了最彻底的安静
山听不到你,水听不到你
河流越走越远,像梦中的歌
子女的哭泣也和你没有了关系
现在睡下来,可以琢磨那些
一直没有顾上琢磨的事情吧
现在坐下来可以想那些
一生没有想通的问题吧
现在可以用风的梳子梳你那
被沙土弄脏的头发吧
还有心爱的花裙子,冬天叠好藏起来
春天取出,在丽日暖风下晾晒
现在你的笑,你的音调
已经是绝版,不能复制
现在你可以让别人走你走过的路
从你的坟茔丈量到你的出生地
现在任何的疾病都伤害不到你了
现在任何的忧愁也找不到你了
现在你的亲人已不再是你的亲人
你已经和他们断绝了一切的来往
现在你对他们已经无话可说了
这最后的一锹土,断了你和人间的路
人间的三十二年,你叫王嫱
在那面你叫什么呢?别人管不着了
风翻动你坟头上的草叶
没有找到你留下的任何信息
风翻动你坟树上的树叶
你没有任何的话可说
雪厚厚地下吧,无边无际地下吧
你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除了在人间那昂贵的安静,现在安静很廉价
漫山遍野,日日、月月、年年
全是堆积的用不完的安静
啊!这是你永远隐居的地方
有几万年几亿年用不完的月光
假如你想在那安静的山原旅行
我为你打造了第九辆银马车就停在你的门庭
它在风的推送下带着树影滑行
它又轻又安稳,没有一点声音
酉鸡:第十辆银马车
        风仍然呼号,由棕榈向棕树,喧声永远荒凉。
        而死亡寂然的呐喊,更加响亮。
                               ———朱塞培·翁加雷蒂
你不再写字,省去了邮递员的驿马劳顿
你没有电话,谁也不会骚扰你的春梦
你有不用钟表量出的时间
一大块一大块地连成整体的山原
你有用不完的宁静
浩浩漫漫,像冬天的冰雪
你可以让鸟群代替你飞
你可以让一株树代替你行走
从冬走到春,走出这茫茫雪原
你一会儿变成一朵云,一会儿变成一朵花
累了就变成一块石头
望着月亮静静地划过山岩
你可以赶一群上帝的羊
到最远的天空里牧放
你可以让一条河学着你走路
把你心中的歌儿放声高唱
你有无边无际的自由供你使用
你有泥土般厚的日子
供你睡眠,大地铺好了又宽又厚的眠床
很久很久以前,你想起
你曾是人类的女儿
那个山村,那条山路,那场雨
那些伙伴,那些大大小小的欢乐和忧伤
那是多么遥远的事,像推开窗子
望见夏天的深远夜空里淡淡的星光
祝福你啊!姐姐
你在众星旁,仿佛在秋天的果树下
一条挽歌的溪流环绕着天堂
白色的石头下,是喧腾的浪
它的水沫冲刷着朝代的尘垢和肮脏
化作鸟儿的天使来濯洗羽毛、饮水
化作鹿群的精灵来这里,看见了
他们前世的面庞
月亮是一块硕大的镜子
镜子里的世界空空荡荡
谁来到镜子前谁就看见了嫦娥
从这里可以望见上古的林莽
春天的梨花铺展满山的香雪
秋天的桂花筛了一地的轻霜
我为你准备了第十辆轻巧的银马车
你可以放开绳缰,任马儿
在梦幻的王国里漂游、徜徉
公主,你会忘掉你一生的忧伤
戌狗:第十一辆银马车
        在这里你将长生,而我们一一离去。
                             ———阿·蒙贝尔特
一堆土,栽一棵树
不等于你袅娜多姿的身影
一个棺木内,一堆腐肉、一架白骨
也不等于那个美艳惊人的昭君
昭君不是加法
画像加上遗物,再加上几个人的回忆
昭君也不是减法
她的存在,减去音容、笑貌
对你的关心、疼爱,她的愁、她的泪
她的隐忍了痛苦的生命
那么昭君,现在是什么
昭君已经是一个名词
写在我最深最黑的记忆深处
写在君王最疼最敏感的
流血的心房,一笔一画地在大脑里
倒着日月往回走的那个人
如今,她空空的,我不知道她
在一个什么地方。有山岳、树林
有迷雾、河流,有鸟叫、大风吗?
如果能找到你,也一定能找到
过去的时光,泥泞的小路
卵石离离的河流、山坡上的牛羊
炊烟下的茅屋,茅屋上的月光
以及蓝色的梭罗罗花漫山开放
湖北的一个农家小院,青石垒就的墙
院内泥土埋了半截的石磨
院外石碾在寂静中缓缓转动
带着自己的雷声,行进在年代幽暗的地方
葫芦藤窜上农家屋顶
母鸡在树阴里歇凉
花狸猫走檐穿墙,模仿一只花豹
小狗耷拉着舌头,将尾巴无聊地摇晃
一位穿开裆裤的女孩,扎着羊角辫
和那个开裆裤男孩在夏日的庄稼地捉迷藏
他们无视于性别的差异,玩恼了推攘几下
一个哭了、一个走开
不到半刻工夫,两人又重归于好、笑声朗朗
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幻?
像一阵狂风,卷走了梦中的那座村庄
不!公主,童年的周遭依稀还在
我为你准备的第十一辆银马车,已备好了鞍鞯
它可拉着你,回到那美丽而淳朴的童年时光
亥猪:第十二辆银马车
         把我的痛苦给我,把我的忧伤给我吧。
         我不愿看见,在你额头的水上那雨的负荷。
———保尔·艾吕雅   
在古老的山冈上,仍然走着过去的太阳
村口黄昏的树上,仍然升起过去的月亮
过去的河床,流着今天的水浪
来到河边饮水的牛儿,还拖着一条长长的缰
但我知道,白云驮着过去的雨
河里流着日子的忧伤
老杨树们架着肩膀哭泣
深夜的泪珠,星子般闪光
但我知道,农业是持续了很多年的战争
镰刀、锄头,闪着银光
我们曾打败了麦垄里的野草
割倒了一排排莜麦
高粱玉米还穿着齐刷刷的军装
公主啊!我是农业战争中的逃兵
拖着一支笔,混迹于城里的课堂
多少风雨、多少梦、多少雷声后你已在《汉书》
   里长大
一辆马车载着一颗月亮大的泪珠
二月里,你是一个美丽的出嫁的新娘
那紫红色的马儿打着响鼻
红剪纸贴满了你糊麻纸的喜房
那轮月亮又滚过你深夜的篷窗
以后啊———以后是一阵风
一阵风后,过了多少年月
从汉水到长江,从长江到长安的宫殿
深宫如夜,在寂寞的夜色里
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日月
我不知你在怎么样异域营帐里生儿育女
将粗犷的日子过滤成朴素的时光
啊!以后,以后日月如梭
风风雨雨,还有冰雹闪电,坑坑洼洼的路上
尘埃滚滚,生活的车子在奔忙
老榆树上的黄鹂孵出了新雏
屋檐下的新燕满院飞翔
野草浩荡,你的琵琶声牧放着云涛般的羊群
烟火袅袅升起在一个真实的天堂
这些史书上的日子,遥远如同闪烁的星斗
你不再是农家女,在香溪上梳妆
有好多年,兵器变成了农具
因为你,沙场翻滚着滚滚的麦浪
过去的村落,像一个衰落了的王朝
过去的房屋坍塌了,到处是断壁残墙
你的离去,带走了一个朝代
落日正在演绎着历史的没落和辉煌
香溪水日夜唱着一曲伤心的挽歌
伴着她的歌吟,我用第十二辆银马车
载你到那遥远的天堂作者克冰,男,汉族,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帝荒淫,女入宫;政腐败,国何宁?
和亲自有昭君请,泥塘出水美芙蓉。
琵琶一奏边尘净,四海融融共安平。
意切情真成大爱,曲魂至今绕青冢。
谒 青 冢
朱子祥
青山青城辅青冢,千古风流王昭君。
当年出塞自甘心,非干画工误倾城。
呼韩并辔天地宽,琵琶声柔烽烟尽。
百族同心传百代,九州合唱中国梦。
作者朱子祥,男,汉族,原内蒙古口岸出口公司总经理。
昭君,和她的十二辆银马车
温  古
殇歌:时间休止符
风凝止了,水回到源头
万物克制住了火的冲动
世界敞开一个硕大的马棚
奔跑的日子回到了黑暗中
十二生肖所御的十二个时辰
是十二匹马儿负载着十二双车轮
那是十二首挽歌铺展的悲伤之河
那是十二辆银马车飞驰的天堂路程
公主呀!黑夜茫茫无际
启程吧!万里星空照着你现在启程!
子鼠:第一辆银马车
         起风了,我感觉她就在附近。
               ———伊里沙白·詹宁斯
在时间的临界点
在白茫茫的冰雪里
当太阳的车轮晶莹、锃亮,停在地平线上
当我拧开笔帽,铺展开一叠稿纸
当北风从瓦蓝的远空推来滚滚寒气
启程吧!公主
那里有我为你远行准备的第一辆银马车
它会载着你碾过白山黑水
一路向西,驰过万劫不复的冥界
到达光辉的天堂门前
那匹白驹,跺着双蹄
你看它摇响了风铃,并打着响鼻
它踩在雪上的轧轧声,应和着我的笔尖
它要踏碎十二月的冰坂和积雪
小心躲过突兀的词一样横在当路的巨石
我的灵思已飞扬起闪电的马鞭
启程吧!公主
我在稿纸上送你,乘着银马车远行
天路遥遥,风雪漫漫
银色的征途上,银色的尘埃飞卷
冻裂的石头,燃尽的星宿
从白纸尽头卷来逼人的寒流
那灵思之马已到达阴山脚下
零下三十度的气温,倾斜七十度的悬崖
前路在考验我的笔力,啊!公主
我以我纯真的情感助你
越过这陡峭的山岳
丑牛:第二辆银马车
         而世界,已松开他自己。
            ———乔丽·格雷厄姆
那是山顶,那是南天门的豁口
浩瀚的星海里漂浮着闪光的石头
她的心向火光熊熊的夜空打开
她的乘骑的车辕紧靠着北斗
所有的树都在屏息聆听
所有的草叶风声,都汇入万古的宁谧
当音乐开始之前,我知道
公主,你需要选择另一条路
以另一种方式开始
你的车轮必须是星宿的荧光编织
你的车辕必须被神圣的赞美歌擦亮
啊!你的车篷里装满艺术的百合花和爱的红玫瑰
你的辙迹,那银亮的尘土
都是白雪的粉尘,玉的粉尘
为此,我为你准备了第二辆银马车
请你在北斗旁换乘,让司夜之天使
为你指路,穿过黑森森的林莽
抵达你紫罗兰色迷雾渐渐稀释的童年
但在这南天门的山巅
飘忽流转的风,吹动着夜之大旗
猎猎作响,你的眸子为何盈满泪光
六七十个春秋啊,你忍不住又一次回望
人世的辛苦,家庭的眷恋
肉体的疲累,双手缠绕的家务
亲情,啊———岁月的沧桑
像打开的一条路,尘埃在滚滚飞扬……
公主,走吧!你回头的路已封死
肉体之门、人世之门已经被你自己轻轻地合上
白色的马儿甩着尾巴
不安地跺着前蹄,走吧!公主
第二辆银马车已套好了星光的绳缰
歌声已响起,星星的篝火正旺
车轮下的冰在碎裂,走吧
聆听天使的召唤,像一只船驶向大海
北极的风正在吹拂你扬帆远航
寅虎:第三辆银马车
         死亡毁了这么多人。
                   ———《神曲》
黑夜敞开,地球在变凉
而我在孤独地徜徉
像一场浩大的战争,大军溃逃了
我是最后一个英勇的士兵
坚守在冒烟的战场
公主,你的灵车拂起紫色的波浪
那渐远渐低的哭声
炊烟一样,软软地飘荡
花圈、孝子、乐队、送葬的队伍
在尘世作最后的告别,最后的张扬
预示着你将永远地销声匿迹
哭声汇成一条声音的河
将你送到遥远的地方
啊!那里夜色沉沉
永远隔绝了太阳的光芒
公主走了,她已过了冥河
腥湿的泥土味,已扑上她的脸庞
冥河的水,已浸湿了她的喉咙
她以永远的沉默对抗遗忘
公主,你走进永久的黑夜
月亮停在山角,积雪的森林里
我为你准备的第三辆银马车就在路旁
银色的辐条在轧轧地响
她会载着你在银色的世界滑行
你的辙迹闪烁着玻璃的明光
“死亡毁了这么多人”
你也是被死亡挑选了的对象
那边的世界,鬼海茫茫,黑暗茫茫
像一盏神灯漂游在水上
让这辆银马车将漆黑的前程照亮
如果灵魂化作一棵树
漆黑的森林里,你是哪一棵白桦?
啊!起风了,我听到你变成树叶的话语
在沙沙地喧响
冰雪碎了,在车轮碾过的地方
我的心,一滩碎瓷
低低的枯草,挂着冰霜
卯兔:第四辆银马车
         她的灵魂涉过低低的艾诺河
                      ———伊兹拉·庞德
宇宙是间偌大的屋子
塞满了云朵和欢乐的人群
尘埃中的笑脸,仿佛花朵将你簇拥
然而,灵车运走了一切
你的缺席,意味着岁月的虚空
如今只有雪将静静的时间填充
你的一切声音,都汇入自然的宁谧
仿佛一株草,或一片树叶
或一阵轻风获准了你的允许
代表你述说那无法翻译的言语
那么,就让我的耳朵贴近那些树叶和草根
像从小溪里啜饮甘泉
汲取那黑暗中你的全部秘密
但是,远了,你的声音
在岁月的深处,你的乘辇
涉过那紫色的波浪,仿佛远嫁的公主
红尘无法触及你的鞋子
我知道,你要经过多少关口
那是些怎样艰险的道路
黑暗里有多少魑魅
在月光下,苍苍的卵石
怎样的轮子适合那异域的险途?
于是我,为你预备了第四辆换乘的银马车
停放在你前路的驿站里
多高的轮子,才能趟过
那无底的忘川之水?
第七天了,七天里天使们轮番休息
那匹银色的马儿,叩打着冰雪
“涉过浅浅的阿诺河”
一路上,星宿暗淡的火苗
像畜群过后的热粪堆
那些黑暗的幽灵,云朵一样裹挟着掠过
像冥界的牛群,啊!多远
才是你安顿忧伤的地方,让你
疲累的灵魂得以栖息?
辰龙:第五辆银马车
         啊!你孑然一身,像那颗步向深谷的心。
                                            ———里尔克
钟声滴答,像渗漏的水滴
我找不到它最古的源头
也测不出它深远的归宿
像一只尖利的喙,将世界的硬壳啄破了
使我们看到了杳深的黑暗和空洞的玄秘
啊!镜子是事物逃遁的洞口
日光下,曾是一泓满盈的水
梳妆台前,上帝呈现过天使的美丽
如今,玻璃在承担着事实的骗局
你用过的琵琶,是否留有余温
灶里的火,花盆里的玫瑰
正在变色,真实的存在已经挪开
生活蒙上了尘土,和曾经的渴望
都变作冷却后的灰
有你的地方,你已经向遥远的地方悄悄撤离
北去的雁声,也追不上你的步履
公主,你使以后的日子都储满了泪水
所有的亲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
但你已经转身走了,过去的时光
像一卷烟云,“啊!你孑然一身
像那颗步向深谷的心”
渐渐地弱化,向着虚无靠近
茫茫岁月,像静静的夜雨
从黑暗中来,落向黑暗的中心
你以前的日子,是手中的硬币
寥寥可数,并且数目已经确定
是怎样的痛苦,使你毅然而去
决然地背离亲情
黄泉路上,让白头的父母
如何在南国的梦中为黑发的女儿送行?
走吧!公主,三千里冰河
为你铺展一条银色的路途
我为你备好了第五辆银马车
已等候在你就要经过的黑暗峡谷
我用诗歌的银丝为你编织辐条
她熠熠闪亮的光束为你前路照明
北斗已升到中天
公主,不要让泪水蒙住了你的眼睛
巳蛇:第六辆银马车
         是黑夜合上她的眼睛吗?灰烬尤在。
                                    ———塞非里斯
哭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我只能追踪一条呜咽的河流
山岳和树都低下了头
我知道牛羊的眼里,也有泪花
这些牲畜,能咽下粗糙的草根
但咽不下这悲伤的泪水
冰层下的溪流试图要述说的
你胸腔里的血能听懂吗?
那些苍苍的石头,面目相向
都是滞留在忘川上的先祖吗?
我看到野羚羊低下卑微的头
将一声叹息传递给一株枯萎的草
前方还有莽莽苍苍的大山
西天的路,总是充满了凶险
雪深齐膝的地方
我仿佛听到老鹰的悲泣
北风舞着她的双刃刀
正在削薄岩峰上的雪,月轮阻于坎坷
在雪暴中,一再滑坡
公主,我为你准备了第六辆银马车
她正伺候在你最艰难的时刻
天空发着瓦蓝的光
而你的天空,比铁还黑
十二月的路,是最陡峭的路途啊
像在刀锋上行进
白色的风吹旺了一朵朵白色的火
你已告别了俗世的辛劳
也告别了二十四个节气的忙碌
庄稼的耕耘成为永久的回忆
农具也在尘土里委弃
大雁春去秋归,冰雪融化草地转绿
野菊花盛开在你的墓地
你的子女为你点燃纸钱
但他们不知,你不在这里
这里只是你抛下的尘土,像蝉脱去了壳
你的魂影已无处寻觅
午马:第七辆银马车
         她把时间像稻草一样紧攥在手中。
                          ———菲力普·雅格泰
我们的痛苦渴望在黑暗中能坚持多久?
当这一疑问提出,一朵花已到了她的凋谢时刻
守望成为绝望,一株树已在经受秋风的摇落
啊!黑暗深夜的一盏灯
已经熬尽了思念的灯油,被黑暗淹息
然后是浩大的风,将房屋的门窗、街衢
以及无边的树林搅动
在搅动中,我看到黑色的云团
这灵魂的队伍在联袂远行
这是万物行进的步履
像一柱烟,悠悠地归入浩瀚的天空
我知道,一切命定的事物都无法阻止
我无法阻止一朵花萎落尘土
无法阻止,一支美妙的乐曲
靠近她最后的休止符
于是,我更渴望一场涤荡天地的雪
掩埋掉一切,包括荣耀、地位和浮尘
造物已将你做的一切抹去
但你并不是,以更美好的形式来选择重新开始
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允许一支笔
啊!允许我以文字来追述她短促的一生
以香溪水的幽咽,来断断续续地伸延她前生的
   故事
那就让我回到一条河的源头
回到秭归山下,石家族的院落
回到平静而孤独的公元前零三二年
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一个小女孩的诞辰
这是一个贞洁的女儿的一部心灵的秘史
仿佛比诞生一部《蒙古源流》还要艰难
当我展开她羊角辫的童年
像在展示泱泱汉水曲折的波澜
农历里的日子,种满鸡鸣的农业
长长的炊烟呵护着羊圈和猪栏
玉米田里出现你的笑脸,斗草的门庭下
父辈们在打鼾,他们淋雨的梦中
时常有政治的雷声和痉挛的闪电
太阳在山冈上奔走,骤来的冰雹
砸断了她的黄金车辕
公主,如果你的回忆在泥淖上辗转
请踏上这第七辆银马车
乘上它,你就能回到那单纯而快乐的童年
你看!月亮的银色车轮,已越过了
故乡紫色的山峦
啊!那是你童年岁月高高的门槛
未羊:第八辆银马车
      超越欲求,摆脱悔恨,她也许最终会到达这种境界。
                                  ———德里克·沃尔科特
因为你,我已无法回避那个众人忌讳的词
你对它的诠释,延伸了我对它的理解
那是一个黑暗的洞口,她将生命指向无尽头的
   黑暗
而黑暗的背面,并不是光明
却是词语无法抵达的虚无的疆域
在连续的大雪将背景铺展成白色的冬天
我将你的死,宣读为一个家族的痛苦
茫茫的雪下吧!无日无夜地下吧
也许能填满我们心灵的伤口
填满大地那张黑暗杳深的漏斗
北风的呼啸代替了狼嚎
在这十二月深夜的灯下,我的笔再一次停住脚步
屏息凝神,谛听暴风雪的临近
树林的乐曲已压到最低音
马蹄冲进花园,混乱中
踩断了柔弦,一个世界在肃穆中
供奉着一颗硕大的泪珠
悲剧已经发生了,不幸让小草低下头
让每颗心斟满了愧疚的泪水
上帝啊!她没有罪
芸芸众生中,她将贞洁和善良的奖章佩戴
她已负有崇高精神的使命
成为引导但丁穿过炼狱的卑德利采
但死亡选择了她,她甚至没有任何准备
这时,我宁愿她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
“还有几件衣服没有缝补,窗前的花还未浇水
还想为丈夫做一顿可口的农家饭
为孙子做套小衣裳,
啊———她还有多少未来的安排?”
三十二岁,新时代的妇女
正在开始第二个青春期
瓜棚里、豆架下、玉米田间
消失了你爽朗的笑声和忙碌的身影
在这最寂寥的冬天
你没有等到从草原上吹来的款款南风
啊———没有等到又一年春天的细雨
命运的道路就中途转折
一场冰雹,就将你芳华正灿的生命断送
黑夜张大她浩大的黑斗篷
你西去的路通向无尽的沙漠
通向那荒凉的耶路撒冷———
请等等,公主,我为你准备了
第八辆银马车,它让你颠簸的路途稍稍安稳
申猴:第九辆银马车
         那就是你的消亡,你的双唇啜饮了
         岩泉蓝蓝的冰凉
                                 ———盖·特拉克尔
当送葬的人掩上最后的一锹土时
你得到了最彻底的安静
山听不到你,水听不到你
河流越走越远,像梦中的歌
子女的哭泣也和你没有了关系
现在睡下来,可以琢磨那些
一直没有顾上琢磨的事情吧
现在坐下来可以想那些
一生没有想通的问题吧
现在可以用风的梳子梳你那
被沙土弄脏的头发吧
还有心爱的花裙子,冬天叠好藏起来
春天取出,在丽日暖风下晾晒
现在你的笑,你的音调
已经是绝版,不能复制
现在你可以让别人走你走过的路
从你的坟茔丈量到你的出生地
现在任何的疾病都伤害不到你了
现在任何的忧愁也找不到你了
现在你的亲人已不再是你的亲人
你已经和他们断绝了一切的来往
现在你对他们已经无话可说了
这最后的一锹土,断了你和人间的路
人间的三十二年,你叫王嫱
在那面你叫什么呢?别人管不着了
风翻动你坟头上的草叶
没有找到你留下的任何信息
风翻动你坟树上的树叶
你没有任何的话可说
雪厚厚地下吧,无边无际地下吧
你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除了在人间那昂贵的安静,现在安静很廉价
漫山遍野,日日、月月、年年
全是堆积的用不完的安静
啊!这是你永远隐居的地方
有几万年几亿年用不完的月光
假如你想在那安静的山原旅行
我为你打造了第九辆银马车就停在你的门庭
它在风的推送下带着树影滑行
它又轻又安稳,没有一点声音
酉鸡:第十辆银马车
        风仍然呼号,由棕榈向棕树,喧声永远荒凉。
        而死亡寂然的呐喊,更加响亮。
                               ———朱塞培·翁加雷蒂
你不再写字,省去了邮递员的驿马劳顿
你没有电话,谁也不会骚扰你的春梦
你有不用钟表量出的时间
一大块一大块地连成整体的山原
你有用不完的宁静
浩浩漫漫,像冬天的冰雪
你可以让鸟群代替你飞
你可以让一株树代替你行走
从冬走到春,走出这茫茫雪原
你一会儿变成一朵云,一会儿变成一朵花
累了就变成一块石头
望着月亮静静地划过山岩
你可以赶一群上帝的羊
到最远的天空里牧放
你可以让一条河学着你走路
把你心中的歌儿放声高唱
你有无边无际的自由供你使用
你有泥土般厚的日子
供你睡眠,大地铺好了又宽又厚的眠床
很久很久以前,你想起
你曾是人类的女儿
那个山村,那条山路,那场雨
那些伙伴,那些大大小小的欢乐和忧伤
那是多么遥远的事,像推开窗子
望见夏天的深远夜空里淡淡的星光
祝福你啊!姐姐
你在众星旁,仿佛在秋天的果树下
一条挽歌的溪流环绕着天堂
白色的石头下,是喧腾的浪
它的水沫冲刷着朝代的尘垢和肮脏
化作鸟儿的天使来濯洗羽毛、饮水
化作鹿群的精灵来这里,看见了
他们前世的面庞
月亮是一块硕大的镜子
镜子里的世界空空荡荡
谁来到镜子前谁就看见了嫦娥
从这里可以望见上古的林莽
春天的梨花铺展满山的香雪
秋天的桂花筛了一地的轻霜
我为你准备了第十辆轻巧的银马车
你可以放开绳缰,任马儿
在梦幻的王国里漂游、徜徉
公主,你会忘掉你一生的忧伤
戌狗:第十一辆银马车
        在这里你将长生,而我们一一离去。
                             ———阿·蒙贝尔特
一堆土,栽一棵树
不等于你袅娜多姿的身影
一个棺木内,一堆腐肉、一架白骨
也不等于那个美艳惊人的昭君
昭君不是加法
画像加上遗物,再加上几个人的回忆
昭君也不是减法
她的存在,减去音容、笑貌
对你的关心、疼爱,她的愁、她的泪
她的隐忍了痛苦的生命
那么昭君,现在是什么
昭君已经是一个名词
写在我最深最黑的记忆深处
写在君王最疼最敏感的
流血的心房,一笔一画地在大脑里
倒着日月往回走的那个人
如今,她空空的,我不知道她
在一个什么地方。有山岳、树林
有迷雾、河流,有鸟叫、大风吗?
如果能找到你,也一定能找到
过去的时光,泥泞的小路
卵石离离的河流、山坡上的牛羊
炊烟下的茅屋,茅屋上的月光
以及蓝色的梭罗罗花漫山开放
湖北的一个农家小院,青石垒就的墙
院内泥土埋了半截的石磨
院外石碾在寂静中缓缓转动
带着自己的雷声,行进在年代幽暗的地方
葫芦藤窜上农家屋顶
母鸡在树阴里歇凉
花狸猫走檐穿墙,模仿一只花豹
小狗耷拉着舌头,将尾巴无聊地摇晃
一位穿开裆裤的女孩,扎着羊角辫
和那个开裆裤男孩在夏日的庄稼地捉迷藏
他们无视于性别的差异,玩恼了推攘几下
一个哭了、一个走开
不到半刻工夫,两人又重归于好、笑声朗朗
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幻?
像一阵狂风,卷走了梦中的那座村庄
不!公主,童年的周遭依稀还在
我为你准备的第十一辆银马车,已备好了鞍鞯
它可拉着你,回到那美丽而淳朴的童年时光
亥猪:第十二辆银马车
         把我的痛苦给我,把我的忧伤给我吧。
         我不愿看见,在你额头的水上那雨的负荷。
———保尔·艾吕雅   
在古老的山冈上,仍然走着过去的太阳
村口黄昏的树上,仍然升起过去的月亮
过去的河床,流着今天的水浪
来到河边饮水的牛儿,还拖着一条长长的缰
但我知道,白云驮着过去的雨
河里流着日子的忧伤
老杨树们架着肩膀哭泣
深夜的泪珠,星子般闪光
但我知道,农业是持续了很多年的战争
镰刀、锄头,闪着银光
我们曾打败了麦垄里的野草
割倒了一排排莜麦
高粱玉米还穿着齐刷刷的军装
公主啊!我是农业战争中的逃兵
拖着一支笔,混迹于城里的课堂
多少风雨、多少梦、多少雷声后你已在《汉书》
   里长大
一辆马车载着一颗月亮大的泪珠
二月里,你是一个美丽的出嫁的新娘
那紫红色的马儿打着响鼻
红剪纸贴满了你糊麻纸的喜房
那轮月亮又滚过你深夜的篷窗
以后啊———以后是一阵风
一阵风后,过了多少年月
从汉水到长江,从长江到长安的宫殿
深宫如夜,在寂寞的夜色里
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日月
我不知你在怎么样异域营帐里生儿育女
将粗犷的日子过滤成朴素的时光
啊!以后,以后日月如梭
风风雨雨,还有冰雹闪电,坑坑洼洼的路上
尘埃滚滚,生活的车子在奔忙
老榆树上的黄鹂孵出了新雏
屋檐下的新燕满院飞翔
野草浩荡,你的琵琶声牧放着云涛般的羊群
烟火袅袅升起在一个真实的天堂
这些史书上的日子,遥远如同闪烁的星斗
你不再是农家女,在香溪上梳妆
有好多年,兵器变成了农具
因为你,沙场翻滚着滚滚的麦浪
过去的村落,像一个衰落了的王朝
过去的房屋坍塌了,到处是断壁残墙
你的离去,带走了一个朝代
落日正在演绎着历史的没落和辉煌
香溪水日夜唱着一曲伤心的挽歌
伴着她的歌吟,我用第十二辆银马车
载你到那遥远的天堂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17704884686 / 18686081081

网  址:www.zhaojunwenhua.net

地  址:呼和浩特市亿峰岛物业楼三楼

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  中国民族学学会昭君文化研究分会

版权所有:呼和浩特市昭君文化研究会 | 蒙ICP备18002493号-1 |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472号 | 网站地图 |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